猪猪视频直播

未分类

六月初五的丑时三刻,杨定亲率五县官兵回到黑虎山下,对黑虎山发动了夜袭。

这次夜袭大抵可分为两个方向:由汝南县尉黄贲与襄城县尉邹布各率百人偷袭黑虎山的东坡;由鲁阳县尉丁武与昆阳县尉马盖各率百人袭击黑虎山的东坡。

乍一看这仿佛是‘声东击西’似的偷袭,但实际上,无论攻打东坡还是南坡的官兵,都是杨定计策中的佯攻队伍,真正的主攻,是此刻已潜伏在黑虎山西侧的魏驰,以及其率下的百余名叶县官兵。

按照杨定的要求,偷袭南坡的马盖与丁武率先发动攻势。

马盖麾下负责偷袭的先头部队,自然当属石原、陈贵、杨敢等捕头率领的县兵,但说到战斗意志,哪怕是对黑虎贼保持强烈抵触的石原,他亦不支持今夜这场夜袭。

原因很简单,因为石原与马盖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也不认为剿灭了县北的黑虎贼就能拯救昆阳,毕竟黑虎贼如今真正的威胁,在于昆阳县城内的兄弟会。

真正想要重创黑虎贼,就要想办法让被欺骗加入兄弟会的昆阳百姓认清黑虎贼的真面目,只有失去了民意的支持,黑虎贼才有可能被连根拔起——关于这方面,他与同伴陈贵已讨论了许久。

至于县北黑虎山上的黑虎贼,事实上最近就连石原都不怎么去关注了,因为他也知道那只是一个‘壳子’,只要那些黑虎贼不做出伤天害理的行为,不冒犯县城,他也懒得去关注。

因此,石原也不能理解那位叶县县令为何执意要夜袭黑虎山,甚至不顾被黑虎贼所俘的刘仪、王雍两位县令的安危,仿佛那位杨县令天真地以为,只要消灭了黑虎山的黑虎贼,黑虎贼就能被连根拔起。

不得不说,今夜这场夜袭,所有人都猜不透那杨定的意图,包括赵虞在内。

但没办法,谁让那位叶县的杨县令身份显赫呢。

“上山。”

19岁清纯女孩蒋佳恩可人图片

随着马盖下达了命令,石原与同伴陈贵对视一眼,忧心忡忡地率领麾下县兵悄悄摸上了山坡。

平心而论,虽然他们俩都不认为一场夜袭就能彻底剿灭黑虎贼,将后者在昆阳县连根拔起,但趁着这次机会杀死几名黑虎贼,似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黑虎贼都不是什么好家伙。

这样的想法倒是没错,但问题是石原、陈贵二人还有两个有过命交情的同伴在山上,混在那群黑虎贼当中做内应啊,万一……

“官兵袭山!官兵袭山!”

不多会工夫,在山上放哨巡逻的黑虎贼便察觉到了石原等人的行踪,大喊着发出了警讯。

本来这时候,石原、陈贵等人当抓紧时间杀上山去,而眼下嘛……

“小心前进,警惕黑虎贼的冷箭。”

带着几分心虚,石原喊出了这道命令。

在他的命令下,昆阳的县兵们一个个高举盾牌,简直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

这样做的结果自然就是错过了最佳的突袭机会。

很快,山上的黑虎贼就发起了凶猛的反击,居高临下射出一支支箭矢,而昆阳的几名捕头亦不甘示弱,亦下令反击。

两拨人就在这片山坡上,在黑灯瞎火的环境下相互射击,谁也不知射出去的箭矢是否命中目标,只有偶尔能听到寥寥几声倒霉鬼中箭后的惨叫。

“立刻通知马县尉,我们遭到黑虎贼凶猛的反击。”

抓住一名麾下的县兵,石原带着几分心虚喊道,他的喊声让在旁的同伴陈贵都忍不住笑了出声。

但附近的昆阳官兵,谁也没有拆穿石原,大概是因为马盖就黑虎贼的‘观点’深得这些官兵的心:他们可不想为了某位外县县令的功绩,彻底激怒黑虎贼,使黑虎贼最终报复在他们昆阳人身上。

他们昆阳人,是可以与黑虎贼安然无事的。

很快,石原的话便传到了马盖耳中。

由于鲁阳县尉丁武此刻就在马盖身边,马盖严肃地做出了指示:“传令石原等人,叫他们务必坚持!黑虎贼的反击不会持续下去,叫他们随时做好强攻的准备。”

在旁,丁武看着马盖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话,想笑而不敢笑。

虽然他明知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但他可不想被马盖误认为自己人——至少他不能亲口承认。

说到底,丁武在意的仅仅也只是那位二公子,刨除这一点,他对黑虎贼其实也并没有多大的好感,毕竟黑虎贼终归还是以抢掠起家的山贼,与他所担任的职位有着立场冲突。

鉴于马盖的‘放水’与丁武的‘不说破’,黑虎山南坡的夜战虽看似激烈,但实则伤亡倒不严重,显然,负责南坡防卫的褚燕也认出了两县官兵,有意手下留情,只要两县官兵不强攻上来,他也不下令投放滚石、檑木这种在夜间极难躲闪的防御器械,只是叫麾下的黑虎众用弩具朝山下射箭,让那些官兵无法靠近。

相比较南坡,东坡那边的夜战就激烈多了,仅仅只是第一轮进攻,王庆便命人投放了滚石、檑木,还将一个个用火把点燃的圆竹笼推下山,既能用来照明,协助黑虎众射杀进攻的官兵,这些仿佛火球似的圆竹笼,本身也带有一定的杀伤力。

等到这些守山器械耗尽,双方就开始了白刃战。

只见在仅有些许光亮的月光下,王庆亲自所率的黑虎贼与黄贲、邹布二人所率的官兵杀做一团,由于官兵方这次并没有人数上的优势,他们很快就被黑虎贼杀地节节败退。

“黑虎贼怎么会料到我等偷袭?!”

因为手臂负伤,黄贲被几名忠心的县卒保护着退了下来,气急败坏地怒骂着。

对此,襄城县尉邹布亦满腹疑虑。

在他们看来,黑虎贼的防守实在是太严密了,就仿佛知道他们今夜会来偷袭似的。

很显然,肯定有人事先向黑虎贼通风报信。

而问题就在于,知道这次夜袭的人,就只有杨定及其家将,还有他们五个县的县尉,其余人根本不知——至少在夜袭的队伍出发前是不知情的。

“黄贲、黄贲,我手下的弟兄撑不住了……”

远处,传来了邹布惊慌失措的喊声。

见事不可违,黄贲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撤!撤!”

而与此同时,杨定的家将魏驰,亦已率领百余叶县官兵,从黑虎寨的西侧发起了偷袭。

然而出乎魏驰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摸近黑虎寨,他们就遭到了黑虎贼的伏击,为首一名身材魁梧的莽汉更是大笑嘲讽他们:“一群鼠辈,鬼鬼祟祟从寨后偷袭,以为我等不知?”

见此情形,魏驰心中一惊。

他也不明白黑虎贼为何会看破他的计谋:考虑到此时,丁武、马盖、黄贲、邹布正在黑虎寨的正面发动偷袭,黑虎贼不至于有工夫考虑身背后的威胁,更别说提前设下埋伏。

必然有人提前向黑虎贼通风报信!

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魏驰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叶县官兵,见他们一个个面露惶恐不安之色,他连忙鼓舞士气道:“此刻正有四县官兵在正面强攻黑虎寨,部署在此的黑虎贼人数肯定不多,咱们一鼓作气杀进去!”

不可否认,魏驰的判断十分准备,赵虞、郭达、牛横等人部署在西侧的黑虎众其实就只有五六十人,人数比魏驰手下的叶县官兵还要少。

问题是黑灯瞎火的,那些叶县官兵根本不知究竟有多少黑虎贼埋伏在此,在主观上就已先失了锐气。

反观他们对面的黑虎贼,那都是郭达、褚角、牛横的手下——这意味着他们都是寨里的老人,甚至是经历过几次围剿的寨众,早已看习惯了生生死死。

一群锐气已失的官兵碰到这样一群悍不畏死的恶寇,尽管后者人数较少,倒也确实没有多大的赢面。

这不,仅仅只是一波交锋,官兵方就倒下了二十几人,这阵亡使得其余人更加恐惧;反观黑虎贼,仅仅只有个别的伤亡,且这些伤亡反而刺激了这些恶寇的凶性,使得他们越发凶狠。

尤其是黑虎贼一方还有牛横这员莽将。

只见这身强力壮的莽汉穿着两层甲胄,叶县官兵手中的刀剑几乎无法伤到他,而他却能凭借蛮力,一剑将人将劈成两半,哪怕是有叶县官兵提剑抵挡,他也能一剑将对方的兵器劈断,仅凭余力就将那人砍倒在地。

这凶残的杀伤力,大大鼓舞了黑虎众的士气,哪怕牛横再一次地弄断了自己手中的兵器,赤手空拳,也没有叶县官兵敢上前一步。

“哈哈!我乃牛将军牛横是也!”

牛横哈哈大笑着报出了自己的贼号,那仿佛响雷般的喊声,唬得在他面前的叶县官兵心惊胆寒,连连后退,旋即被黑虎贼趁机杀得节节败退。

看到这一幕,魏驰心下暗自叹了口气:靠这些已被贼子震慑的官兵,肯定无法杀入黑虎寨了。

想到这里,他果然下令:“撤!”

然而,牛横又岂会如此轻易放任魏驰这些官兵离开?

要知道自打成为赵虞的护卫大将后,他就几乎碰不到这种杀敌的机会了,如今好不容易因为寨里缺人手的关系派他来抵挡魏驰,他又怎能放过一展身手的机会?

“哪里走!”

一声大喝,牛横当即率领身后的黑虎众杀了上去,而他本人更是直面魏驰。

借助微弱的月光与火把的光亮,魏驰清楚看到了牛横。

虽然震撼于牛横方才那凶残的杀伤力,但魏驰倒也不畏惧,握紧手中的兵器便正面迎上。

只听“锵”地一声,他手中的剑与牛横手中的剑狠狠撞在一起,爆出几点火星。

不同于牛横仅身形一晃,魏驰迫于巨大的反震之力,连连退后两步,旋即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

这贼将的臂力,竟然远在他之上?!

当然,臂力强弱,并非是判断武力高低的唯一标准,更是判断厮杀胜负的标准。

一看那牛横那魁梧的体型,魏驰立刻就想到了对付此人的办法——减少硬拼,以巧胜之!

于是乎,他不再与牛横拼力气,每每看到牛横挥剑砍他,他便跳闪躲避,旋即趁着牛横回力收招之际再做反击。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还是很有效的,不多会工夫,魏驰手中的剑就在牛横身上割了好几道。

牛横倒是没有受伤,因为他穿着两层甲胄,但他还是被身手敏捷的魏驰气地哇哇大叫,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像老鼠一样跳来跳去的家伙剁成肉泥。

但很可惜,魏驰作为杨定的家将,自幼习武,武艺自然过硬,哪能轻易就被牛横这种单靠武力、基本上没学过什么正统武艺的蛮汉击败?——虽然他一时半会也解决不掉身穿两层甲胄的牛横就是了。

然而,其余叶县官兵可不具备像魏驰那样的武艺,这些人原本就因为中了黑虎贼的埋伏而惊慌失措,再加上魏驰又被牛横拖住,无法及时指挥,以至于很快就被郭达、褚角几人率领的黑虎贼杀散。

在混战之际,就连静女都击倒了几名因为惊慌而朝赵虞这边冲来的的叶县官兵。

见此情形,那魏驰也不敢再继续与牛横缠斗,一边奋力招架住牛横,一边大声呼喊,指挥麾下的叶县官兵有秩序地撤退。

可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叶县官兵被黑虎贼追上,或及时丢下兵器投降,或被黑虎贼砍翻在地,最终只有寥寥三十几人跟着魏驰逃入深山。

“不痛快!忒不痛快!”

牛横不快地叫嚷着,试图带着追赶,却被赵虞、郭达等人喊住。

毕竟在赵虞、郭达等人看来,只要击退了魏驰等人即可,没必要穷追不舍,毕竟山寨里现今人手不足,不可轻易分散防守的力量,以免被那杨定得逞——此人今夜偷袭不成,明日白昼肯定还会尝试进攻。

于是,众人守兵回寨。

尽管觉得那魏驰不可能再去而复返,但为了谨慎起见,赵虞还是嘱咐郭达在山寨的西侧安排了二十几个人巡逻放哨,一旦发现有官兵的行踪便立刻禀告山寨。

然而事实证明,赵虞是过于谨慎了,遭到伏击的魏驰那队官兵,已失去了再次偷袭黑虎寨的能力。

与此同时,叶县县令杨定就站在黑虎山东南方向的平地上,仰望着黑虎贼的主寨,哪怕丁武、马盖、黄贲、邹布几人相继被黑虎贼击退,他也没有分散精力。

可惜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他也没发现山上的黑虎寨有任何骚乱的迹象,更别说起火的迹象。

杨定当即就意识到,魏驰失败了,他没能趁机攻入黑虎寨,诛杀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冒着被人指责‘不顾同僚安危’的德望风险,而最终却没能除掉那周虎,饶是杨定亦感到十分失望。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接受。

又过了约一个时辰左右,天边渐渐出现了几丝光亮,从黑虎山败退的几县官兵,汇聚于黑虎山东南方向的平地上,原地歇整。

而黄贲、邹布、丁武、马盖以及高纯,则集中于杨定面前,阐述他们对这次夜袭黑虎山的看法。

期间,汝南县尉黄贲率先说道:“消息肯定走漏了,黑虎贼早有防备,我与邹布才带人上山,就遭到了黑虎贼强力的反击……若非事前得到消息,黑虎贼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派那么多人守在山头?”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用那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马盖。

还记得上回围剿黑虎贼时,陈门五虎之一的章靖曾指认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当时黄贲对此将信将疑,虽然起初迫于章靖的身份同意软禁马盖,但最终他依旧认为马盖是无辜的。

但如今,黄贲越来越怀疑章靖是正确的。

一来,从一开始,马盖就坚决反对围剿黑虎贼,时不时地就为黑虎贼说话;二来,马盖手下的昆阳官兵,是五县官兵中唯二损失最少的,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而另外一个,便是鲁阳县尉丁武手下的官兵。

考虑到杨定刻意的安排,昆阳官兵在前、而鲁阳官兵在后,丁武的手下损失较小尚可以接受,但马盖的手下凭什么几乎没有收到损失?——要知道他这边,前前后后已损失了二百余官兵。

可见答案只有一个:马盖勾结黑虎贼!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马盖失笑般摇了摇头。

倘若他上回被章靖指认时还有些惊慌,那么这次,他算是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已经有了相应的准备。

他故意说道:“黄贲,你这话太可笑了!倘若仅凭伤亡人数就说我勾结黑虎贼,那丁县尉又怎么说?难道他也是黑虎贼的内应么?”

这家伙……

丁武的眼角抽搐了几下。

就在他准备反驳,或者假意反咬马盖一口时,黄贲替他做出了解释:“丁武是后队,你是前队,后队损失较小尚可解释,而你前队负责率先强攻,为何仅有这点伤亡?你如何解释?”

“可笑!”

马盖反驳道:“我手下的官兵伤亡少,那是因为我等与黑虎贼打过许多年交道,像我手下石原、陈贵、杨敢等几位捕头,个个都熟悉黑虎贼的战法。再者,我也不会为了他人想要功绩,就随随便便叫我手下去送死!”

杨定看了一眼马盖,平静问道:“马县尉口中的‘他人’,指的是杨某么?”

“谁知道呢。”

马盖哂笑一声。

事到如今,他也不在乎是否会得罪杨定,耸耸肩说道:“我还是那句话,黑虎贼虽于我昆阳县为祸,但比较他处的山贼,黑虎贼至少不滥杀无辜,不无招安的可能。……除非杨县令可以确保将黑虎贼一网打尽,否则,我并不想过度刺激黑虎贼,以免黑虎贼日后报复到我昆阳身上。”

听到这话,黄贲勃然大怒,喝斥道:“马盖,你还配担任县尉么?”

马盖看了一眼黄贲,心中有些唏嘘,毕竟曾几何时,他与黄贲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

唏嘘之余,他正色对黄贲说道:“黄贲,我劝你冷静点,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我以为你能想到……贵县的刘仪、刘县令及其家眷尚在黑虎贼手中,似你这般被人教唆偷袭黑虎贼,万一激怒了黑虎贼,你要如何负责?”

“你……”黄贲又惊又怒,瞪着马盖骂道:“你要我怎么办?荀督邮明明与那周虎谈妥了条件,但那周虎背信弃义,就是不释放两位县令大人,你要我怎么办?继续等下去么?”

马盖摊摊手说道:“只要能确保两位县令安然无恙,再等几日又有何妨?黑虎贼不可能一直拖下去。”

“……”

黄贲与邹布对视一眼。

正因为黑虎贼迟迟不释放刘仪、王雍两位县令,他们二人昨晚才会支持杨定的建议,支持偷袭黑虎寨,但如今听马盖这么一说,他二人也意识到他俩的决定过于鲁莽,极有可能使两位县令陷入不利的局面。

沉默半晌,黄贲问马盖道:“马盖,你可曾向黑虎贼通风报信?”

马盖怎么可能承认,当即矢口否认。

待会议散了后,杨定喊住了丁武。

当时马盖看到了这一幕,但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待众人都离开后,杨定私底下问丁武道:“丁县尉,你认为可是马盖向黑虎贼通风报信?”

丁武故作犹豫地说道:“这段日子我一直关注着马盖,并未见到他做出什么异常举动,昨夜偷袭黑虎贼,他确实有些消极怠战,但此事他自称是不希望出现太大的伤亡,倒也说得过去……总之,我并没有找到把柄,或许是他藏地深,或许……我也说不好。……我会继续盯着他的。”

“嗯。”

杨定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看着丁武离去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可以肯定,马盖必然就是黑虎贼的内应,因为昨夜的偷袭失败实在是太蹊跷了——黑虎贼在正面有防备,击退了马盖、丁武、黄贲、邹布几人那还可以解释,但黑虎贼却连偷袭其背后的魏驰都击退,这就太诡异了,这明显就是有人给黑虎贼通风报信了。

可马盖应该不知道‘佯攻’之事啊……

越想越感觉不对劲,杨定唤来县尉高纯,问道:“高县尉,关于昨夜我等佯攻黑虎山正面,协助魏驰偷袭黑虎寨,你可对马盖透露过?或者对其他人透露?”

“没有啊。”高纯愕然地摇了摇头。

旋即,他好似想到什么,皱着眉头说道:“等等,我好像对丁武提及过……”

“丁武?”

杨定脸上露出几许惊愕的神色,旋即与高纯对视了一眼。

是巧合么?还是说,连鲁阳县尉丁武居然也是黑虎贼的内应?!

微吸一口气,杨定深深皱起了眉头。

倘若猜测无误,他所率五位县尉,居然有两个是黑虎贼的内应?

而尴尬的是,他让其中一个去监视另外一个……

应该是巧合吧,鲁阳的县尉,应该不至于与昆阳的黑虎贼牵扯上什么关系……

摇了摇头,杨定心中有种哭笑不得的绝望感。

倘若协助他围剿黑虎贼的五位县尉,果真有两人是黑虎贼的内应……

他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