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鲍之交app

未分类

“昆仑虚真正的主宰者?”听到界的轻叹,凌瑀一阵不解。昆仑妖王被称为从古至今的华夏第一妖王,他隐居昆仑,守护昆仑万载和平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所以,在世人的心中,昆仑妖王俨然就是昆仑虚的主宰。但是此刻听界的话,似乎昆仑虚的主宰另有其人。连昆仑妖王都甘心屈居于那位神秘女子之下,可见说话的女子到底有多大的来头。当然,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昆仑妖王压根儿不知道女子的存在。因为从昆仑妖王的眼神中,凌瑀能够猜到,这位涤荡万古的昆仑妖王似乎也并不知道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要知道,昆仑妖王是能够与囚荼君主和镜像君主比肩的存在,若他都不认得女子,更加说明了女子的可怕。

“什么人?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滚出来!”在大君主将昆仑妖王击退之后,马上为囚荼君主疗伤,此时的囚荼君主已经好了大半。所以,在听到神秘女子冒犯大君主的时候,囚荼君主猛然站起身来,厉吼道。

“咯咯咯,一个小小的洪荒君主也敢对我大呼小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小娃娃,告诉你,姑奶奶在星海中叱咤一方的时候你还在路边活泥巴呢!”听到囚荼君主的厉吼,那位神秘女子轻声笑道。虽然女子在笑,但是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言辞中的冷意。最令人惊骇的是,那名女子自始至终都没有显露出身形,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就像是无处不在一样。也正因为如此,囚荼君主才对女子越发的警惕。

“哼,藏头露尾的东西,居然敢大言不惭的戏弄本君主。既然你不敢出来,那我就毁了你这昆仑虚,让你无处可逃,无处可匿!”听到神秘女子的嘲讽,囚荼君主面色转冷,他向四周打量着,目光凶厉地说道。

“真是聒噪!”似乎囚荼君主的逼迫惹恼了神秘女子,只听到那名女子娇叱一声,囚荼君主竟然直接被击飞了出去,砸到了身后的山石之上。那名女子的动作很快,快到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连大君主,也没有看到女子身在何处,更没有看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而囚荼君主,则在砸到了山石之后,又借着山石反弹的力道重重地砸在了雪地之上。至于他身后那块约有三丈高的山石,竟然在一瞬间碎成了粉末。

“你,哇!”被神秘女子重伤之后的囚荼君主感觉颜面尽失,他想要说几句狠话找回场子,然而,当他开口之时,五脏六腑一阵翻涌,一口鲜血喷吐而出。那口鲜血中闪烁着金光,很显然囚荼君主伤到了根基。

看到囚荼君主又一次受伤,大君主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眉头微皱,散出神识向四周打探。囚荼君主虽然找不到女子身在何方,但大君主毕竟是洪荒十二君主之首,其修为恐怕十个囚荼君主也不及他一人。所以,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大君主终于寻到了女子的方位,他仰头望向距离玉珠峰三百丈外的一座雪山,微微抱拳,朗声说道:“既然道友有如此神通,何不来到玉珠峰一聚。如果我们冒犯了你,我也好向你道歉。”

听到大君主的话,昆仑妖王、南宫羽、衍悲,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愣,他们已经从大君主的言辞中听出了一丝忌惮的意味。要知道,大君主可是自洪荒年代便叱咤星海的绝顶存在,如今连他都心有惧意,可见那名女子来头会有多大。而在大君主对神秘女子恭敬相邀的时候,包括囚荼君主和镜像君主在内的所有万星强者都收起了对华夏的轻视之心,他们终于明白了星海中老一辈修者的话,华夏的水,简直深不可及!

“咯咯咯,这还像句人话,不像你手下的那条狗,只知道没头没脑的狂吠。”似乎大君主的话让女子十分受用,当大君主话音落下之时,女子的声音自前方三百丈外的雪山中传来,声如夜莺,令人垂涎流连。

“你!”听到女子的话,囚荼君主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的眼中弥漫着汹涌的怒火,想要发怒,但是联想到女子的手段,最终他只能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而大君主在听到女子的话后,虽然面有不悦,但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如果嘲讽囚荼君主的人是寻常的修者,恐怕那人早已魂归西天了,但是神秘女子却不同。她的手段太凌厉,性格又太强势,使得大君主也不敢轻易拂逆她。说白了,就是因为层次不同,所以区别对待。

“道友,如今你的气也出了,话也说了,不知可否现身一见!”大君主压下心底的怒意,他声音平淡,听不出是喜是怒,对女子隐居的方向朗声说道。这名女子让大君主无比忌惮,所以,他想知道对方的身份。

“唉!好吧,既然你们那么想见我,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们欣赏一下我的绝世倾颜。你们男子怎么都是这样,听到陌生女子的话就想见到她的容颜,太下流了!”听到大君主的话,隐于暗中的神秘女子嘟囔道。

校园美女图书馆明媚动人高清写真

听到女子的话,大君主脸色一沉,他有心辩解,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修为到了他这种层次,早已变得波澜不惊。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名女子有着如此恐怖的修为,说话的语气却还像一个魔女一般。

女子话音刚落,就见一阵洁白的雾气自天边袭来,很快便将夕阳遮挡了。当夕阳光辉被掩盖之后,白色雾气也变为了漆黑的天幕。天幕上有繁星点点,微芒闪烁。而后,一轮皎洁的皓月自三百丈外的那座雪山中升起。虽然众人都知道这是女子所为,但也不得不惊叹于她的手段。将白昼变为黑夜,在黑夜骑士的长袍上挂满星光,再利用雪山之势造就出一轮皓月,甚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种神通,恐怕华夏无人能及。

随着皓月一同升起的,还有一道美丽的倩影,她身着白色长裙,裙角垂落在她小巧的玉足之下,伴着微风向一侧飘摆,露出了白皙的小脚。女子并未穿鞋,虽然赤着脚,但却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有一丝的不妥。长裙之下是女子凹凸有致的娇躯,她身形修长,体态柔美,如月宫仙子,俯瞰众生。往脸上看,女子玉蒜鼻,点绛唇,凤眼有神,眸若秋水,柳叶眉细长浓密。她梳着凌天髻,青丝如墨,随风飘荡。最让人诧异的是,女子长裙上居然绣着金凤凰,要知道,寻常修者根本不会在衣衫上绣有灵兽,这种灵兽大多只在皇门深院中可以看到。也就是说,这名神秘的女子恐怕不仅仅是修者这么简单,甚至,她或许还是一位古皇族的公主。

当女子出现的刹那,几乎将所有的男性修者都惊呆了。人们之前的脑海中存在过所有完美女子的形象,但世间从没有人能够与自己心中的那名女子相合,唯有面前的这名女子,当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一刹那,众人便知道,她就是自己心中完美女孩的模样。虽然,这名女子的年龄恐怕比在场所有修者的年龄加在一起都要大。甚至在女子微微一笑之时,有许多男性修者因为定力不足而流出了鼻血。就连凌瑀,也是一阵失神。

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之后,大君主对着女子微微抱拳,正色说道:“这位道友,我们此番来到昆仑虚只为寻找天阙之匙,并未料到会打搅你的清修。我答应你,只要你将天阙之匙双手奉出,我们一定不再叨扰。”

“我已经说过了,昆仑虚虽然是万祖之山,但却并没有天阙之匙,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侵扰我昆仑虚安宁,的确罪不可恕!”听到大君主依旧惦记天阙之匙,昆仑妖王说道。

听到昆仑妖王的话,神秘女子对他摆了摆手,而后,女子望向大君主,声音清冷的说道:“我昆仑虚的确藏有天阙之匙,但是我为什么要将它拱手相送呢?这里是华夏,天阙之匙既然出现在这里,就是我华夏之物,你有什么资格拿走它呢?大君主,想当年你也是叱咤一方的存在,在星海中也曾做过许多益于星海的大事。但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太让人失望了。所以,即便我知道天阙之匙在哪里,也不会让你带走它的!”

“哈哈哈……照这么说,你是打算与我拼个鱼死网破了?别人虽然不知道你处在何种境界,但我却感应得到。修为到了我们两个这种层次,每一次交手都会引得星海震荡,除非你想让这颗祖星加剧灭绝,否则的话,你还是乖乖地将天阙之匙交出来吧!”听到女子的话,大君主突然放声大笑。他的笑声极为粗犷,直接将天际的黑幕震散,露出了青天白日。良久,他突然扭头望向女子,眼中闪烁着神芒,一字一顿地说道。

“大君主,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你的目的性太强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不择手段。你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就是你利用钻天鼠一族欺凌她的时候出手,俘获她芳心的吧?如今岁月沧桑,浮世如云,我以为你已经改变了许多,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大君主,莫说你拿不到天阙之匙,单是你觉得自己可以加速祖星的灭亡就足以说明了你目光的短浅。你这一生,也就这样了。”神秘女子冷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听到神秘女子将自己无尽岁月前的往事一一道出,大君主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他冷冷地盯着神秘女子,在脑海中仔细回想着女子的容貌,对她冷声问道。这样的女子,太令他忌惮了。

“大哥,这个女子三番五次的挑衅我们洪荒十二君主,我们何必要给她留面子呢?您在这里稍息片刻,我去取下她的首级,然后我们再踏平这昆仑虚,找到天阙之匙!”有了大君主的撑腰,囚荼君主底气十足。

囚荼君主说完,根本不给大君主反应的时间,他直接探出双掌,一团黑色罡气从其掌间发出,劈向面前的神秘女子。虽然女子之前重创于他,但他认为那是自己大意所致。所以,这一次,他用尽了力。

然而,囚荼君主还是太过自大了。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连大君主都对这名女子态度恭敬,她又岂会是平常的修者呢?可是,有些事情囚荼君主永远也不会有机会思考了。因为当他对女子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

而在看到女子出手的瞬间,大君主的脑袋“嗡”了一声,他终于想起了一则久远的传说,那则传说甚至可以追溯到遥远的洪荒初年。而此时,他也终于确定了女子的身份。所以,在看到囚荼君主冲到女子身旁的时候,大君主急声吼道:“囚荼,速退,她是芊芊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