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app福性宝芭乐

未分类

李天宇迅速浏览了一下这些纳税条目。

仍然有四项能力。

“品茶爱好者”和“茶道高手”都是纯粹与茶相关的技能,而且比较便宜,可以轻松纳税获取。

然而再看后两项,李天宇就有点惊诧了。

就比如最后一项名为“圣手”,名字上看起来与烹茶术没有丝毫的关系,一看说明,里面不仅包括了茶道技能,而且还有中医类的茶汤疗法。

这也太万能了。

然而,这“圣手”如此厉害,纳税金额必然不低,妥妥的一百多万,李天宇望而兴叹。

再看上面一项,“茶道大师”看起来不错,而且说明中也提到了所搞出来的茶水可能会具有补品功效,有益健康。

而且跟之前的情况差不多,“茶道大师”的纳税额度是二十三万软妹币,正好处在李天宇可纳税的范围之内。

李天宇没有迟疑,直接点选了“茶道大师”。

确定纳税!

【账户信息】

钢琴与美女

230000软妹币–扣除成功

【能力信息】

茶道大师–获取成功

李天宇脑袋又是一沉,瞬间就如同被万千蚊虫一齐叮咬似的。

好在他经过多次经历,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时间并不长,只有几秒钟而已,足以让李天宇面不改色地承受了下来。

这个时候,众人看到李天宇低着头,一动不动,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

艾保权倒有点坐不住了。

本来李天宇打了保票,他应该安心了才对,但是今天这场合尤其重要。

先不说秦家的其他人,就说秦岳年这位大佬的脾气,艾保权也道听途说听说过一些。

别看秦岳年现在表面上挺和气,其实他是个很有性子的人。

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已,秦岳年都讲究的是实事求是。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擅长就是擅长,不擅长就是不擅长。

秦岳年特别不喜欢的就是说大话之人。

就比如这烹茶。

李天宇刚才可以说过于高调了,如果一会儿他动手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秦岳年都不能憋得住自己的脾气,就很难说了。

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李天宇搞砸了,秦岳年再一发火,那场面可就难看了。

艾保权现在特别想跟秦家,特别是秦岳年搞好关系。

今天本来就是个好机会。

不过对于艾保权来说,就算没有得到秦岳年的好感,也不要有恶感才行,否则以后就真没有机会去接近秦家了。

现在就看李天宇的了,希望他能跟以往一样靠谱。

艾保权:“那个……天宇,天宇你想好怎么弄了吗?”

李天宇终于从“冲击”中恢复了过来,抬头看了艾保权一眼。

这时,只听秦圣杰呵呵笑道:“我怎么觉得他不是在想事情,而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呢?”

李天宇微微一笑:“脑子里一片空白,总比一团浆糊强。”

秦圣杰面色一变,没想到这小子在这种场合还如此犀利。

要知道秦家人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是普通人,在这样的场合下,恐怕说话都不会太利索。

没想到这个名叫李天宇的小子还能反唇相讥。

秦少元可能是觉得气氛有些僵,便瞪了儿子秦圣杰一眼:“圣杰,别总是咋咋呼呼的,今天是你爷爷的大寿,注意点影响。”

秦圣杰本来还想怼回去,一听这个,只好暂时闭嘴了。

此时,李天宇拿起茶几居中的紫砂壶,笑着说:“秦老,这套紫砂可不简单,肯定不是这饭店里的器具,不会是谁送您的礼物吧?”

秦岳年怔了怔::“噢?你为什么这么说?”、

李天宇:“从器型和砂色来看,这是宜州沙江的紫砂,就算是在这裕福大酒楼也不可能这么讲究。”

确实如李天宇所说,一套宜州沙江紫砂,最便宜的也要超过万元软妹币。

秦岳年呵呵一笑:“看不出来啊,小伙子蛮内行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李天宇:“我还知道,这也不是一般的宜州沙江紫砂,而是郑氏的上品紫砂,这一套下来,不下十几万。”

秦岳年一听,跟大儿子秦少元对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看这样子,李天宇说对了。

秦岳年来了兴致:“小伙子,那你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该不会是瞎猜的吧?”

瞎猜,倒也是有可能的。

只要是懂点茶具的,都知道宜州沙江紫砂是最好的。

而在宜州沙江,又以郑家出产的紫砂茶具最为出类拔萃。

秦岳年什么身份?给他送礼的人肯定要掂量一下,不可能用大路货去糊弄他的。

李天宇能用猜的吗?

当然不可能。

他笑着将茶壶托在掌中,便开始娓娓道来。

“这郑氏的紫砂其实不难分辨,特点有三个。”

“第一,轻重适中,什么叫适中?托在掌中,既不飘,又不压手。”

“第二,不硌手,就在这紫砂壶上摸上一圈,圆润细致,没有不适之感。”

“第三,不显新,这个最难做到,新做出来的壶当然是崭新的,但是这郑氏的上品壶,就能做到既不旧,又不新,让人看着特别舒服,特别有质感。”

李天宇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听得入神的秦岳年:“这三点如果觉得抽象,还有更靠谱的。”

说着,李天宇将将壶柄亮了出来:“这壶柄的内弯处,会刻上小小的两个字……”

秦岳年“哦”了一声,凑过去一看,还真有两个字。

那两个字明显是用刻刀刻上去的,歪歪扭扭,不仔细看会觉得是细微的划痕。

秦岳年对紫砂也算是有研究,但也不知道在茶壶的内弯会有“款”,不禁觉得颇为神奇。

秦岳年当然不可能孤陋寡闻,其实这二字小款,是郑家不对外公开的秘密,是用来自家人识别真品的“绝招”。

如果不是李天宇获取了“茶道大师”的能力和知识,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那两个字是“郑传”,秦岳年小声念了出来。

秦少元忍不住问:“这是什么意思?”

李天宇:“意思简单,郑大开的传人。”

秦岳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郑大开就是郑氏紫砂的开山祖师,小伙子,你还真不简单啊,居然知道这么多。”

众人一听,都有些惊叹之色。

能被秦岳年如此夸的,可真没几个。

秦岳年的性格在场诸人也都了解,不会说什么客套话,违心之言。

他说李天宇不简单,那就真是觉得这小子不错,值得夸。

艾保权暂时松了口气,李天宇还真有些门道,把“形势”稳了下来。

难道的是李天宇没有得意之色,只是颇为利索的拱了拱手:“在秦老面前,搬门弄斧罢了。”

秦圣杰不乐意了,想不到这小子几句话就hold住了全场。

“你罗里吧嗦说了一堆,到底这茶还泡不泡啊?”

秦少元瞪了儿子一眼:“别胡说,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李天宇也不恼,呵呵一笑:“茶术中有这么一个说法,器重茶香,技次之。”

“意思就是说,烹茶的技术固然重要,但是茶具却要排首位,茶道也是休心之道,了解所要使用的茶具,是一个茶师的基本要求。”

秦岳年点点头:“说得好,这么年轻,知识不仅渊博,性子还很稳,还真是难得。”

听到秦岳年对李天宇的夸赞,艾保权忧喜交加,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李天宇是牛也吹了,批也装了,哄得人一愣一愣的。

效果是好,可手底下也得加把劲儿啊!

这三两句就把人的胃口都给吊起来,回头搞出来的茶屁也不是,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好在以艾保权对李天宇的了解,这小子不仅装批有一手,本事倒也不小。

就连那不争气的儿子也说他是万能侠,救世主。

就看接下来,李天宇能不能兜住了。

李天宇终于要出手了。

他拿起旁边的茶罐,掀开一闻,赞道:“南湖银针,好茶。”

接着,李天宇拿起了茶炉,开始操作了起来。

李天宇使用的是工夫茶。

别以为这工夫茶容易,其实真正正宗的工夫茶步骤繁多,要全部完成,至少需要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

不过李天宇已经获得了茶道大师的能力,对茶道有所顿悟,很多步骤已经可以化繁为简,并且其效果一点都不差。

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就看李天宇这动作,每一步都很到位,举重若轻,仿佛这种种茶具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从治器,到纳茶,再到冲茶、刮沫,李天宇的动作舒展、流畅,又不拘泥于外在的形式,就如同舞蹈一般。

完全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无懈可击”。

众人看得眼珠子都直了,没想到这个李天宇年纪轻轻居然对茶术如此精通,甚至比茶楼的师傅还要熟练。

不,应该用“飘逸”来形容,更合适。

就连想要讥讽两句的秦圣杰都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秦雪彤呢,看着李天宇,似乎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接着,茶香弥漫开来,整个包厢就像变成了仙境似的。

秦岳年忍不住感叹:“绝了。”

第159-2 通天塔,华梦之尊

李天宇这一番操作,太特么骚了。

不说别人,艾保权都看傻了。

艾保权可也号称是奸商,不对,是富商界的茶痴。

平日不仅收集珍稀名茶,自己泡茶喝,去茶楼品茶装批,那也是常有的事儿。

艾保权这等身份的人,当然不可能去光临低端的茶楼,找低级别的茶师,肯定都要最好的。

那些号称“镇楼之宝”的茶师,操作起来确实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如李天宇这般举重若轻、飘逸潇洒的,艾保权还真没见过。

这个李天宇还真是神奇,艾保权当然找人调查过李天宇,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学过茶道茶术啊。

难道这小子是个天才,会无师自通?

艾保权真是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

此时,第一壶茶已经烹好,隔着紫砂壶,就能闻到茶香味。

这味道淡淡的,毫不刺鼻,存在感十足。

其实这套郑氏上品紫砂,正是秦少元刚刚送给秦岳年,讨他的欢心的。

据说是上品中的上品,花费超过了五十万软妹币。

有这等利器在手,李天宇的茶术更是如鱼得水。

李天宇的手在茶盘上划过,那些袖珍茶杯,就如同戏法似的摆成了一个弧线。

众人还没来得及赞叹,就见李天宇轻巧地端起茶壶,在每一个茶杯上就那么点了一下,杯中便多了茶水。

滴水未漏。

那手法,别提多飘逸了。

而此时,那茶香味就愈发浓胡了,就连平时都不太爱喝茶的人,都会有一种想要尝尝的冲动。

艾保权舔了舔嘴唇,尽显茶痴本色,不过他忍了又忍,还是忍了下来。

这杯子不够人手一个的,还是让给秦家的人吧。

反正李天宇是自己人,回头让他去办公室泡几壶,好好享受一番。

想到这里,艾保权就不由自主地裂开嘴乐了。

秦岳年看着眼前的茶杯,食指大动,刚要动手,却听李天宇说:“秦老,您稍等。”

说着,李天宇从一边的茶料罐里挑出了一粒东西,用小镊子放在了茶杯里。

秦岳年疑惑地问:“这是……”

李天宇笑着说:“近来您的血压有些高,这是朱草籽,有降压的功效,而且也不会破坏茶水的味道。”

秦岳年一听,更加惊奇了:“你怎么知道我血压高?”

李天宇微微一笑:“茶师,可不只是光会做茶而已,血气调理,也是基础。”

众人啧啧称奇,几乎都是第一次听说,这茶师居然还有中医功能。

秦岳年端起面前的杯子,开始品茶。

品茶分为三步,闻香、观茶,最后才是品味。

秦岳年品了一口,不由地赞叹道:“芳香溢齿颊,甘泽润喉咙,神明凝霄汉。”

说完,秦岳年当真闭上眼,似乎在回味茶水余香。

秦少元也忍不住了,端起了一只杯子。

虽说他不像父亲那么好茶,但平时也喝。

秦少元喝完之后,不禁赞叹:“境界不低,着实不低,没想到茶水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这些人的反应,在李天宇的意料之内。

他现在可是真正的茶道大师,与茶相关的知识技能,恐怕在国内也没有几人可以匹敌。

李天宇又拿起小镊子,从茶料罐中挑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一个茶杯中。

而这茶杯是正对着秦雪彤的。

秦雪彤看到李天宇的举动,不禁怔了怔。

李天宇解释道:“秦小姐体寒,这叫槐牙,虽不能治标,但也有调理缓解的功效,平时你喝花的时候,不妨加上一些。”

秦圣杰忍不住了:“这种事,你怎么知道的?”

李天宇:“刚才我已经解释过了。”

说着,李天宇冲着秦雪彤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雪彤端起杯子,品了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一股暖流由口中扩展到了全身,舒适异常。

而且那茶香味,更是令人惊叹。

甚至没有普通茶水的涩味,只留余香。

“好茶。”秦雪彤忍不住赞叹道。

秦圣杰一听,也坐不住了,指着面前的杯子说:“我说,那你给我看看,给我也加点东西。”

李天宇:“你的茶里不需要加任何东西?”

秦圣杰:“为啥?”

李天宇:“你是年轻气盛,需要降火,这南湖银针,正好就有这样的功效。”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

秦圣杰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李天宇嘴皮子也很厉害,损人还真不带一个脏字的。

其他人看到如此好茶,当然也是蠢蠢欲动,都得尝尝。

秦少元就找来服务员,多取了一套茶具。

李天宇自然也不好闲着,又开始忙活了起来。

一边忙活一边想,今天可真是受累了,回头得好好宰艾保权一顿。

艾保权那边,喝了这茶,惊呆了,如同沙雕。

他抽空把李天宇拉到一边:“你有这手艺怎么不早说?”

李天宇:“说了干什么?给你当秘书去啊?”

艾保权:“那你来吗?三倍工资。”

李天宇挑了挑眉毛:“不来。”

艾保权咬了咬牙:“一周一次总可以吧?”

李天宇:“那我可不能白干活儿。”

艾保权:“放心,李老弟,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

其实这次艾保权当真是赚大了。

道歉的事儿纯属是胡扯,今天主要是来跟秦家攀关系的。

要知道艾保权虽说现在也是个大商人,但是他也深知自己不能在房地产一条路上绑死了。

现在国家的政策已经不允许房地产继续进行“残暴式”发展了,转型势在必行。

艾保权必须要结识一下文化名人,书香世家,到时候开辟新天地才会如鱼得水。

秦家自然是第一等的目标。

这次艾保权只是想着先来混个脸熟,以后再慢慢加深联系,来日方长嘛。

带上李天宇,也是为了锦上天花,没准这小子又有什么神奇发挥,锦上添花呢。

谁知李天宇这回哪里是神奇发挥,完全是神来之笔嘛!

李天宇号称艾保权的外甥,他出风头,其实就等于艾保权出风头。

就连秦岳年都对李天宇赞不绝口,那艾保权以后再去接近秦家的任何人,都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今天带李天宇过来一趟,真是值了!

紧接着,事情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

秦岳年面色红润,显然相当高兴,笑着说:“说实话,今天本来我还觉得会很麻烦,没想到结识了两位新朋友,真是相谈甚欢,意犹未尽啊……”

秦少元看父亲如此高兴,便说:“爸,正好明天还要在我那里办个私宴,不如就请这二位也一起去,也热闹热闹。”

秦岳年哈哈一笑:“好啊,只要二位有时间,那自然欢迎啊。”

所谓私宴,其实也是为秦岳年贺寿举办的。

其实今天并不是秦岳年的生日,明天才是正日子。

今天是“公宴”,明天才是真正的生日宴会,是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的场合。

艾保权当然大喜过望了,被秦岳年邀请去参加他们的私宴,那身份等于涨了啊。

不过艾保权毕竟一把年纪了,多少也得老成持重,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应道:“秦老,秦总,谢谢邀请,我和天宇肯定到。”

李天宇怔了怔,心想这老狐狸,你是肯定到,还没问我的意见哪!万一我有事呢!?

然而现在这场合,李天宇当然不好跟艾保权掰扯这些,只好低着头,心里把艾保权的八辈祖宗怼了个遍。

不过李天宇其实也没什么事。

酒吧早就进入了正轨,有郭广和韩蕾坐镇,李天宇三天两头过去也是喝酒闲鱼,看妹子。

没个卵用。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这些宴席算是圆满结束了。

得到“好入”的也不只是艾保权,李天宇也同样收获了可观的人脉。

他现在虽然只是个酒吧小老板,但是以后也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而此时在场的这些人,都可能会成为他的事业助益。

李天宇正要拉着艾保权告辞的时候,秦雪彤却走了过来。

李天宇怔了怔,不知她要做什么?

虽说李天宇喜欢美女,但是秦雪彤有些特殊,这女孩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

首先,她的性格非常清冷,心思恐怕也很深,并不容易亲近别人。

更重要的是,秦雪彤这女孩出身于书香世家,家世显赫,地位很高。

光是凭这一点,就能让普通人望面却步了。

虽说李天宇现在也不能说是普通人,但实力仍然有限,招惹这样的女孩并不明智。

再说,人家能不能看得上你,两说了。

此时,秦雪彤面色如常,轻声说:“李天宇,你有时间吗?”

李天宇怔了怔:“你需要多少时间?”

秦雪彤:“几分钟?”

李天宇乐了:“那有啊,有什么事,你说吧。”

秦雪彤:“能不能帮我选一件礼物?”

李天宇:“送谁的礼物?”

秦雪彤:“送爷爷的生日礼物。”

李天宇愣住了:“你还没选好?”

秦雪彤:“选好了,但是我……不太满意。”

李天宇打趣道:“其实你有这份心意就行了,你爷爷也不会在意你送什么的,以前我们可都是送自己做的手工贺卡送长辈,上前写个什么‘生日快乐’之类的就行了。”

秦雪彤:“这个我也知道,但我就是觉得不太满意。”

李天宇心想,这个秦雪彤恐怕是个完美主义者,过不了心理关,说什么都白搭。

秦雪彤又说:“钱不是问题,只要爷爷喜欢,多少钱都可以。”

反正就是一句话:姑娘不差钱呗。

李天宇琢磨了一下:“如果想选合适的古董的话,时间太短,明天之前应该也不太可能找到合适的。”

秦雪彤叹了口气:“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了。”

看不出来,这姑娘孝心还挺重。

李天宇倒挺想说“姑娘,请留步”,但他一时也想不到好主意,就先算了。

第二天,李天宇倒是起得挺早,九点就洗漱完毕了。

他今天不打算去酒吧了。

第一个原因,是晚上还要陪着艾保权那厮去参加秦家的私宴。

第二是自己也得干点正事儿了。

李天宇就给郭广打了电话,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

酒吧运营一切正常。

其实李天宇最近一直在关注帝都的写字楼。

在网上找了不少写字楼的介绍,选了又选,挑了又挑。

他这么谨慎,也是想用好手里的房产名额。

毕竟只剩下1900平米的写字楼面积了,必须挑个好的,争取租出好价钱,大发一笔横财。

不能像以前那样“无差别纳税”,太浪费了。

李天宇昨天就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是“华梦之尊”部分楼层要开盘销售了。

“华梦之尊”又名为“华夏尊”,这大厦可了不得,现在可是帝都第一高度。

这项目的占地面积有一万一千多平方米,总高达到了528米,地上108层,地下7层。

这是什么概念,迪拜大名鼎鼎的哈利法塔,号称世界第一高楼,总楼层数量也不过是162层,高展台828米。

华梦之尊也只是比哈利法塔矮上半个头而已。

最重要的是地理位置,华梦之尊正好位于帝都的国贸,也就是cbd区域。

黄金地段啊!

李天宇就琢磨着,现在正好开盘,不如就去看一眼。

就算是超出了系统纳税的额度,纳不起税也没关系,也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可以作为选择写字楼的一个参照。

李天宇现在是说干就干,绝不废话,开上保时捷卡宴就直奔帝都大国贸。

不过今天路上有些堵车,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到,结果开了一个半小时。

到了目的地,李天宇将车停在路边,朝天上一望。

卧槽!以前远远地看过去,倒没觉得怎么样。

在楼底下一看,这建好的华梦之尊大厦,果然高得吓人!

有点像是传说中直插云宵的通天塔似的。

据说,华梦之尊可以容纳一万多人在里面办公,总建筑面积43.7万平方米,确实是妥妥的巨无霸大厦。

别说在帝都了,就算是在整个大陆,这种规模也能排得上前三位。

华梦之尊是有地面停车场的,而且现在还有空位,李天宇便开车进去了。

保安进来的是保时捷,也没有多问,直接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