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96app

未分类

冷傲隐隐猜测,尸无邪的目的不仅仅是通过黑冥山脉试炼争端挑起所有人的杀戮。

参加试炼大典的修元者,无不是崇阳郡天才级别的小辈。

吸收了他们的气血,对尸无邪来说,无疑是进阶的最好养分。

在这背后面可能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凌杀殿的强者出现,容不得冷傲不多想。

于是,冷傲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刘元庆。

在鬼谷渊的具体情况冷傲没有多提,只是说了他发现有一些不是试炼者的神秘人在黑冥山脉出没,提醒他们要小心一些。

“冷兄,你说的可是真的?”

感觉到事态严重,刘元庆不免多了一丝顾虑。

冷傲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并非我信口雌黄,是我亲眼所见的,那些人在这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目的恐怕并非那么简单。”

尸无邪是否和凌杀殿有关系,冷傲还不不清楚。

至少从现在看来,尸无邪还没有表露出和凌杀殿相关的信息。

小细腿美女绿树底下唯美照

尸无邪出现在黑冥山脉,凌杀殿的人又出现在这里,黑岩曾经告诉他,黑冥山脉最近来了一群神秘的人,行踪诡异,似乎在密谋着什么,甚至和黑冥山脉的琉璃豹接触过。

由不得冷傲多生疑窦。

“如果冷兄说得是真的,那或许我们真的有大麻烦了。”刘元庆皱着眉头,脸色极其难看。

冷傲看着刘元庆,问道:“刘兄是否发现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前两天尸无邪曾带人来追杀过我们的人,当时我和几个好友出来寻觅一些食物,没想道恰巧遇上了尸无邪的人,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本来我们还算占了上风,可是尸无邪突然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死了好几个兄弟,后来他的一个手下来到他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尸无邪竟然就直接放弃了对我们的追杀,转身离去。”

“我觉得很是奇怪,就悄悄跟在他们后面跟了上去,后来我看到尸无邪在一处山坳中和一个极为美艳的女人见面,尸无邪似乎对那个女人极为尊敬,被那女人训斥了几句,愣是不敢反驳,那个女人实力很强,我刚一靠近就被发现了,我身上的伤也是在被那个女人打伤的,幸好及时施展隐匿之术,这才躲过一劫。”

“可惜当时距离太远,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想起当时的情景,刘元庆历历在目,心有余悸。

那个女人太强大了,强大到他没有一点反抗能力。

这两天他一直躲在竹林这里疗伤,刚恢复没多久,又被冷傲打伤了。

尸无邪和一个美艳女人暗中见面?

冷傲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刘元庆的胳膊,急忙问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看不清。”刘元庆摇了摇头。

当时距离太远,还没等他靠近就被发现,差点丧命在那个女人手下,忙着逃命,他哪有时间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那她有什么特征?”

“唯一让我记住的就是那个女人穿着一身宽大黑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威严的气息,除此之外,我对了,她的眉心有一道血莲的印记,我记得当时就是她的眉心血莲印记射出一道红光,差点让我丧命。”

刘元庆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距离太远确实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但眉心的血色红莲实在太耀眼,有夺人心魄的鬼魅,记忆犹新。

“是她!”

冷傲喃喃自语,微微凝目,眸底深处爆发出一缕骇人的寒光,一闪而逝,很快就被隐藏在眼底。

“冷兄,你怎么了?”刘元庆察觉到冷傲的异样,随即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事,看来尸无邪确实有着巨大的阴谋,事不宜迟,我觉得刘兄应该把这个消息尽快告诉其他人为好,早做准备,虽说外面有清风剑宗的前辈守护,但黑冥山脉里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不会管的。”冷傲想了想,看着刘元庆叮嘱道。

“恩,你说的对,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不过他们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呢,飞蝗城阵营的人倒是会听我的话,但其他三大联盟的人,恐怕我就有心无力了。”刘元庆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

他来自郡城豪门家族,但和刘家同一等级的家族还有好几个。

最强大的几个家族子弟早已联合在一起,组成了郡城联盟,他很了解这些人,一个个目光长在脑门上,目空一切。

目空一切的他们始终觉得另外三城的试炼者不足为据,以他们的实力足以横扫所有人。

不然刚开始来自郡城的人也不会做出那个赌约。

“事在人为,相不相信是他们的事,毕竟我们都是参加试炼大典的修元者,并没有仇怨,提醒一下他们也是好的。”

冷傲上前轻轻拍了拍刘元庆的肩膀,淡笑道。

确实如刘元庆所说那样,越是天才,越是不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

哪怕知道有一些神秘人潜伏在黑冥山脉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阴谋,恐怕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只会嘲笑别人废物。

冷傲太清楚这些人了,连冷家这么一个小家族都不能幸免,何况那些来自郡城大家族的天才子弟呢?

更是目中无人,狂妄嚣张。

如果自己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刘元庆也不会如此态度和自己攀谈那么久。

刘元庆冲冷傲露出一脸笑容,他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

走到竹林的空地上,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武器,转身一脸诚挚的看向冷傲道:“冷兄,既然你是孤身一人,和尸无邪有仇怨,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飞蝗联盟,我相信有你的加入,加上我们这些人的实力,一定能杀了尸无邪的。”

面对刘元庆的邀请,冷傲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点头答应。

“在下可能要让刘兄失望了,我习惯了独来独往,要是让我加入,还真是有点放不开手脚,不过你放心,就算我不加人你们飞蝗联盟,只要是对付尸无邪,我冷傲责无旁贷,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我就在此先谢过冷兄了,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回去,那我就先告辞了,有机会我请你喝酒。”刘元庆苦笑着摇摇头,冷傲不加入飞蝗联盟,绝对是飞蝗联盟的损失。

冷傲的战力强大,不比尸无邪弱,有冷傲的加入,那么面对尸无邪他们的攻击,也丝毫不惧,可惜冷傲无心加入飞蝗联盟,强求不来,只得作罢。

“好,有机会我必和刘兄把酒言欢。”。

冷傲笑着回答。

望着刘元庆离去的背影,冷傲渐渐眯起了双眼,思绪在脑海中陷入沉思。